2019年2月號宇宙光雜誌

售價 : NT$140
優惠價 : NT$119
出版社 : 宇宙光
出版日期 : 2019/2/1
目前庫存> 10

商品介紹

一個孩子能做什麼?能造成震驚世界、影響千古的大奇蹟喔!

聖經〈約翰福音〉六章記載:「有一個門徒,就是西門‧彼得的兄弟安得烈,對耶穌說:『在這裡有一個孩童,帶著五個大麥餅、兩條魚,只是分給這許多人還算什麼呢?』耶穌說:『你們叫眾人坐下。』原來那地方的草多,眾人就坐下,數目約有五千。耶穌拿起餅來,祝謝了,就分給那坐著的人;分魚也是這樣,都隨著他們所要的。他們吃飽了,耶穌對門徒說:『把剩下的零碎收拾起來,免得有糟蹋的。』他們便將那五個大麥餅的零碎,就是眾人吃了剩下的,收拾起來,裝滿了十二個籃子。」
一個孩童的五餅二魚,毫不藏私全部獻給耶穌,在耶穌手中的結果是:讓五千人都吃飽了。
世人都知道孩子的重要,關於孩子的描述多不可數,比如「孩子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」,很顯然,是將孩子視為未來,而非現在,所以現在還是大人當家作主。又比如「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」,這句話讓很多孩子沒日沒夜奔波於才藝班、補習班,辛苦學習;可嘆的是,成就的往往是「虎爸」「虎媽」之威名。

孩子的重要,無須多言。但我們要討論:有許多孩子沒有起跑線,這些孩子沒有家,沒有庇蔭,掙扎於生存線上,誰來照顧他們?

受世人稱為「孤兒之父」的喬治‧慕勒(George Muller,1805~1898)在十九世紀後半的英國創立五所大型孤兒院,共照顧超過一萬名孤兒。當時的英國社會,孤兒院數量不足,導致孤兒院一位難求,尤其是出身貧苦的孤兒,很容易就淪落到難以想像的境地。然而慕勒牧師說:「……貧困的孤兒若無有力人士的支持,想入住慈善機構非常困難。但我們的孤兒院不用任何人脈關係,只需找我就行了。就算是最貧窮的孤兒,無親無故,沒人支付費用,不論來自哪裡,通通都歡迎入住我們的孤兒院。因為貧困的孤兒很難有親友供應他們的生活,所以我有感動要成為這些孤兒的朋友。」
慕勒曾是小偷、騙子,沉迷在罪惡的生活中,但上帝竟揀選他成立孤兒院,照顧弱小的孩子。他深知要承擔這樣艱鉅的任務,想靠自己的能力是不可能的,因為真正的供應者是上帝,於是他以無比的信心,只依賴上帝供應,便成就一段美好的歷史見證。

基督信仰對孩童的照顧,歷代都有讓人歎服敬佩的事蹟。製作本期專題「沒有起跑線的孩子」時,我們選擇台灣一南一北的兩間基督教育幼院,來見證上帝的愛。我們走訪「台北聖道兒童之家」,以〈缺的不是錢,是愛〉一文,說明現代孤兒面臨的不只是貧窮,更大的問題是缺少愛。採訪高雄「六龜山地育幼院」,以〈歌聲,從六龜傳到耶路撒冷〉一文,說明基督徒如何以愛和信心,造就一頁又一頁傳奇,這些都見證基督信仰的美好。我們希望藉由本期雜誌拋磚引玉,讓人們更多了解並參與這個議題。

目錄

主題文章

真實故事 〉 何爺爺跳跳屋──何茂成、郭嘉喬的歡樂移動城堡

特稿 〉 明燈亮起時──尋訪義大利教堂藝術中的基督

那些在世界角落的台灣人 〉 十年後,那些女人怎麼了?──馬拉威女性的轉變之路

韓偉紀念講座 〉 AI與複製

From the editor

編者交流道 〉 沒有起跑線的孩子

View

耕者心 〉 但願──為宇宙光2019年的祈禱

葉老師時間 〉 享受貧窮

寫給青春的信 〉 「我是誰」的大哉問

Story

聊天集 〉 少吃一點

陳德全的故事屋 〉 甩掉一百萬磅肥肉

蔡里長開講 〉 敗部復活

親子親職 〉 我的女兒不會「讀」書

鏡頭下 〉 伊甸園丁手記

鏡頭下 〉 早春最後的梅花雨

Topic

本期專題 〉 缺的不是錢,是愛──聖道兒童之家的陪伴路

本期專題 〉 歌聲,從六龜傳到耶路撒冷──六龜山地育幼院的故事

本期專題 〉 孤兒之父──喬治‧慕勒

Art

長思短歌 〉 懺悔

World

台灣宣教之旅 〉 醫療宣教的學徒──「限地醫生」周瑞傳奇

尤希谷的東非奇妙旅程 〉 心的交通(下)

 

詳細資料

親子親職 〉 我的女兒不會「讀」書 

會議廳裡,幾位老師和校長擠在一張長桌邊,同時在場的還有我們夫婦倆和女兒林愛意。老師一個個自我介紹,然後轉入正題──愛意升上七年級後的成績:藝術A+,英語A,數學A,科學A,社會科學B。每位老師都對愛意充滿讚譽之詞。
雖然我只是平靜地點點頭,但心頭洋溢甜蜜和激動。

閱讀障礙

七年前,當愛意六歲上一年級的時候,她的班主任在開學不久就寄給我們一封電子郵件,內容提到:「我今天叫愛意在課堂上誦讀課本,她絲毫沒有自信,怎麼也讀不出來,我看她需要特殊教育……」 
我一看到信就火了,愛意可能念得差一點,可是老師也不能當眾孤立她,這不是讓她很難堪嗎?我心裡嘟噥:「這老師的教學方法肯定有問題。」就這樣想著,於是我們要求學校將女兒轉到另外一班。

愛意到了新班級,老師很溫和,覺得孩子可能還不夠成熟,時候到了一定會追上來。她很盡心地教愛意,我們也對這位老師和愛意有信心。但是情況似乎並未好轉。

愛意有一天突然想到寫劇本,就躲在自己的臥室,用了三天時間,洋洋灑灑寫了六頁。寫完後,她要求我們配合,將她寫的劇本演出來,然後,她開始讀自己寫的劇本:「她從椅子上跳起來,她……她……她……」

愛意努力看著劇本,卻不認識自己寫的字,也讀不出來。靠著記憶,她把那段戲排演出來……但等到我看到她的劇本時,才訝然知道她根本不會拼寫!

隨著時間延續,愛意的閱讀和拼寫比同齡人越來越落後。我自問,我有美國重點大學的碩士文憑,丈夫的博士學位也獲自美國著名學府;孩子也一向沒有顯出智力上的問題,怎麼現在會這樣?究竟是什麼原因造成的?
女兒讀二年級的時候,她的老師給她做了測驗,結果顯示,愛意的閱讀能力比同年級的學生低了兩級,也就是說,她雖然已經二年級,但她的閱讀能力其實還停留在幼稚園水準!基於這個結果,老師為愛意向學校申請個人教育計劃(Individual Education Plan,簡稱IEP),正式將她歸入特殊教育,原因是「特定的學習障礙」(Specific Learning Disability)。

當時,我得知一位教會朋友的孩子也有類似情況,就和她聯絡。她告訴我,愛意可能有閱讀障礙症(Dyslexia)。她介紹在我家附近的琳達慕貝兒學習中心(Lindamood-Bell Learning Processes),鼓勵我讓愛意到那裡學習。這是一所幫助閱讀障礙症者的輔導中心,使我燃起一絲希望。二年級結束後的暑假,我們送她去琳達慕貝兒。

每天,愛意到這個中心接受訓練,我則整個上午都在休息室陪著。看到愛意跟著老師學習,日日進步,內心不由得舒緩許多。暑假結束、新學期開學前,輔導中心為愛意做測驗,說她已經有五年級的閱讀水準。我們聽了,有些半信半疑,不太敢相信這個結果。果然,愛意其實還不能獨立閱讀。三年級一開學,她的閱讀水準很快就下降;由於不能適應普通教育,在上英語課的時候,她就到特殊教育的教室補習。

曲折的經歷

禍不單行,與此同時,愛意竟然罹患焦慮症和白質病(White Matter Disease),導致她逐漸和同學疏遠,在課間休息時常獨自坐在操場的角落。

由於神經系統缺少白色物質,愛意對光和聲音特別敏感,經常引發劇烈頭痛。第一次發病的時候,老師打電話給我,要我去學校接她,我到了衛生室,看到她整個人蜷縮成一團,流著淚對我說:「媽媽,我覺得有一幢房子壓在我頭上……」
由於焦慮症和頭痛日益加重,愛意到了四年級就無法上學。校區專門派一位老師每天到家裡教她一個小時。作為媽媽,我為孩子著急,不知道她的情況什麼時候才會好轉。我天生喜歡計劃,也愛預估,對於未知的將來感到手足無措。
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也患了焦慮症──為孩子每一次的個人教育計劃會議而煩惱,為她日後是否能夠獨立生活而擔憂。但是我們緊抓住上帝的手,每次要和學校交涉的時候,我和丈夫就手拉著手一起禱告;每次夜晚無法入睡,我就想,上帝比我更愛我的孩子……想著想著就睡著了。

這時,我在一個電影會議上認識華頓媒體(Walden Media,曾經拍攝電影《納尼亞傳奇》)的教育部副總裁,他在發言時提到閱讀障礙症,後來在給我的一封郵件寫道:
「請記住,她(愛意)以一種不同的方式學習,她不是沒有能力(殘障),而是有不同的能力。不要讓別人告訴你或她,她有問題。」

這封信給我很大的鼓勵。學區也對愛意做進一步測驗,發現她有獨立思考的能力。在教育計劃會議上,一位教會姊妹駕車兩個多小時趕來;丈夫的好朋友,一對基督徒夫婦也特別請假趕到,他們的參與以及會後和我們的談話,都給予我們許多支持。
然而,這並不代表一帆風順。到了五年級,愛意能夠到學校上學,但跟不上學校的進度,在學期末的個人教育計劃會議中,我們決定讓她留一級。

當時我上完「如何為你的孩子禱告」(The Power of a Praying Parent by Stormie Omartian)課程,就把禱告事項寫在卡片上。我寫下她的健康、學習能力,每天拿出這張卡片為她禱告。儘管我看不到未來,但我相信上帝會垂聽禱告,便不再憂慮。

上帝實在信實──愛意的頭痛逐漸好轉,開始和同學互動;特殊教育使她慢慢能夠讀得好一些。小學畢業那天,她特意挑了一件紅色裙子,穿上紅色皮鞋,從容走上台,從班主任手中慎重接受畢業證書。

超過所求所想

我們因著信心,所以能「忍耐生老練,老練生盼望」(羅馬書五章4節),和閱讀障礙症共存,也養成愛意堅毅的品格。
七年級一開學,老師出作業,其中一項是學生必須選擇獨立閱讀的書,而且每週獨立閱讀一小時。愛意對我們說:「我要每天早上六點起床,讀到七點;週末六點起床,讀到八點。」她知道只有付出更多努力,才能做到跟其他同學一樣。
每天早上,我起來經過她房間,從門縫看到燈光,就知道她已經在閱讀。當愛意高興地告訴我,她已經讀完一本書,我緊緊抱住她;第二學期,愛意已經把第三學期要獨立閱讀的書讀完了。

由於閱讀障礙,愛意發現讀劇本比較容易,因為劇本有大量對話,而且編排行距大,讀起來容易些。我們就開始讓她讀莎士比亞的戲劇。愛意現在已經讀完莎士比亞的兩部喜劇,並將喜劇的結構和對話運用到寫作。
每天上學,愛意帶上自己的本子,一有空就寫劇本。每天吃晚飯時,都要和我們討論人物角色,也會念她寫的對話給我們聽,她從閱讀和寫作劇本獲得許多樂趣。

正因為有閱讀障礙症,愛意非常能體會其他同學的特殊情況,也樂於協助他們。她在特殊教育的教室裡發現一個同學反應比較慢,就主動輔導他寫作業;在數學課上,注意到周圍的同學不能很快掌握數學概念,她就幫助解答;在美術課上,主動為有困難的同學示範,他們也願意找她,因此老師已經視她為課堂助理。
當愛意的特殊教育老師和心理諮詢師分別遷至別的城市時,她們都主動留下地址,並繼續和愛意通信、鼓勵她,至今也快兩年──上帝真是奇妙,她們兩位都是愛主的基督徒。

在愛意的事上,我體驗到上帝的愛和恩典;我們一路走來,祂都與我們同行。正如〈因祢與我同行〉這首歌唱:「願我所行路徑,願我所歷際遇,處處留下有祢同在的恩典痕跡。」
我們的經歷也驗證經文所說:「上帝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,耳朵未曾聽見,人心也未曾想到的。」(哥林多前書二章9節)